禾川

双黑/杂食/聊天扩列请随意/mamo是底线/画画/瞎写文字/感谢各位天使的喜欢

【双黑】千字短打

*照旧小甜饼

*太宰治叛逃夜

 
     走了就是走了,干脆利落。
  
  中原中也开着柏图斯的时候狠狠的骂着太宰治的薄情寡义,倒好酒刚轻抿几口回味着,闷气还未舒展又有新事添堵——他的车不知道被谁攻击给炸了。
  
  他立刻丢下酒杯,带着愤怒跑去停车场。什么人也没有,只有车体残骸孤零零的躺着,伴着一股烧灼的汽油味。中原中也暗骂了一句,扭头离开,皮鞋跺地哒哒作响。正气在心头时他又猝不及防的被人撞了一下,刚想揪着人衣领质问却感觉怀里被塞了什么东西咯的慌。他不知为何泛起一阵欣喜,不管那人拿出怀里的东西。
  
  是一个石头,外层包了张纸。中原中也迅速展开看了眼,气的想把这张纸撕碎再跺上几脚。
  
  记得等我。我会来找你的小矮子。字迹故作笨拙潦草,但他仍然一眼就认出了是太宰治的字迹。谁要等你!他把纸往地上狠狠一摔,抬脚将要跺上去时又于心不忍了。于是他俯身捡起,将皱巴巴的纸细心的一捋一捋的抚平,而后折了四折小心的放入上衣口袋里,仿佛这样就能把太宰治栓到身边了似的。
  
  他叹了口气,恶狠狠的骂着自己不争气,怎么就栽在这条品相奇差的青鲭上了。他认命般走在路上,夜风拂来,沁沁的凉,似是把满腔的怒气也带走了。他在一条漆黑的小巷口止住脚步,白冷的灯光涉及不到的地方是一团混沌,黑越越的企图把一切都吸入一般。他们曾在这里历经生死,曾在这里交换第一个亲吻。他从没想过会和太宰治从互相厌恶的搭档走向恋人。不,或许太宰治早就动了心思,他只不过是在被动的牵着走罢了。
  
  这么一想还真是不甘。中原中也在原地立了一会儿看了看,抬脚打算离去。可抬起的脚却被熟悉又轻佻的声音给重重的按下了。他浑身打了个激灵,冲进了小巷,抬眼看到了隐匿在黑暗中,对他笑着的人。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这么纯情呢中也?”太宰治隐在那条巷子的黑暗中,中原中也一时走神,竟什么也没发现。他想也不想,直接冲上前去朝小腹打上一拳。太宰治灵敏的躲闪,两人干脆在黑暗中扭打在了一起。太宰治明显无心恋战,几个闪身后钳制住他的手,蛮横的将他拥入怀里。
  
  “时间紧迫,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我知道你明白我的。”太宰治语气急促,罕见的带着些温柔。
  
  他沉默,任由太宰治抱着,双手颤抖着垂在身体两侧紧握成拳。是的,惹人厌烦的多年来的默契,中原中也什么都知道,但他就是没由来的气愤,气什么他也不明白,总之自己就是幼稚又荒唐的生气。太宰治安抚般抚摸着他的头发,一语不发的等着,少有的耐心与温和。中原中也忍不住暗骂一句,抬起头粗暴的扯着太宰治的领子把嘴唇贴了过去,狠狠啃咬。
  
  太宰治这回倒是把主动权让着他,任凭他如何肆虐。中原中也从来都招架不住太宰治的示弱与服软,于是他推开太宰治,微喘着气,语气稍显柔和。
  
  “……等你。”中原中也略带扭捏的轻声说着,还是觉得不甘心,于是抬头威胁着,“等你也有期限!”
  
  中原中也又恢复了以往的倨傲与趾高气扬,太宰治俯身捡起掉落的帽子拍了拍灰,稳稳的帮他戴上,又伸手理了理他散乱的头发。
  
  “我知道了。”太宰治冲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身跑开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