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川

双黑/杂食/聊天扩列请随意/mamo是底线/画画/瞎写文字/感谢各位天使的喜欢

【双黑】鬼节晚上突然停电了怎么办

*照旧小甜饼

*武侦宰,同居设定

*只想看他们甜腻腻的谈恋爱啊但是语言太无力了!
  
  “中也,今天可是俗称鬼节的盂兰盆节,要不要来讲个鬼故事?”昔日的黑手党干部窝在沙发上,手捧着蟹肉罐头悠闲的吃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在一旁处理文件的中原中也讲着话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中也,工作不好玩的,听我说嘛。”
  “中也,中也——”
  “听说啊,今天……”
  
  “闭嘴!你烦不烦?没看到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中原中也愤怒的抬头,抬脚轻踹了下一脸无趣的瘫在沙发上的欠揍的家伙,扬了扬手里的文书,“蟹肉还堵不住你的嘴吗?”
  
  “中也真无趣。”太宰治低声抱怨着,俯身躲过了中原中也扔过来的抱枕,“听我说啊中也,是个很有趣的故事哦?还是说你怕了?”太宰治笑着指了指窗外,天空是着墨似的漆黑,唯有月亮挂在黑幕上兀自亮着,孤零零的散发着白冷的光。枝条在风中簌簌的抖动,叶片看不清楚,簇拥在一起宛如各种形态怪异的兽,在夜间伺机而动。
  
  “谁会怕啊!”中原中也被激怒,把手中的文书一扔,在太宰治对面坐下,手臂靠上沙发扶手竖起撑着脑袋,左腿叠上右腿,浑身上下都透着倨傲,“你说啊?我要是被你吓到,就无条件答应你一个要求。”
  
  “这可是你说的啊中也,不能反悔啊。”
  
  “嘁,你还不相信我?”
  
  “相信你相信你。”就等着你这句话了。太宰治暗想着勾起意义不明的笑容,中原中也盯着他,心头兀的泛起一丝不妙,旋即被自己压了下去,才不会怕呢!
  
  “那我开始讲了。”太宰治坐起身把蟹肉罐头放到茶几上,然后盘起腿,神情突然严肃,“据说今天晚上,祖先的灵魂会被阎魔释放,回到人间和家人团聚。”
  
  “这个我知道,你当我没经历过盂兰盆节吗?”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太宰治顿了顿,直勾勾的盯着中原中也的双眼,神色正经的不像话,语气也分外凝重,一字一顿:
  
  “今晚千万不能停电。”
  
  “……为什么?”中原中也被太宰治的神情莫名的感染,直立起腰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问着,“我还从没听过有这样的禁忌。”
  
  “因为,停电了的话……”话语戛然而止,中原中也眼前突然一片漆黑,他在黑暗中眨了眨眼愣了愣,终于反应了过来。
  
  是停电了。
  
  说不能来什么就一定要来什么吗!中原中也带着些怒气站起身想拿出手机,却摸了个空,手机不知道被自己放到哪里去了。回想着太宰治还未说完的话语暗自思索着,停电了会怎么样?鬼神什么的他向来不信,不过是骗人的东西。这么想着他突然意识到太宰治还坐在自己对面,刚想开口喊人,对面突然就亮起一阵白光直直的刺向他的眼睛。中原中也抬手挡了挡,是太宰治打开了手机手电筒。太宰治仍然坐着没动,面无表情似是对眼前的境况非常担忧一般,一动不动的看着中原中也。
  
  “停电了,会怎么样?”中原中也忍不住开口询问,太宰治不太正常的神色告诉他事态似乎很严重。这种神色中原中也只在一些危机时刻见过,比如太宰治和他在任务中都身受重伤时,比如计划超出预期时。
  
  “你先坐下,中也,然后不要动。”太宰治沉着声音,把手机举起为他照明。中原中也听话的坐下,看着太宰治认真的双眸深吐出一口气戒备着周围的动静。
  
  “中也,你听好了,”太宰治顿了顿,“有灯,就象征着有生命。现在我们的灯灭了,虽然我们活着,但是鬼怪们来说,没有灯,就象征着没有生命,就会有恶鬼聚集。”
  
  “我知道你向来不信鬼神之物,但是今天,最好是信一次比较好。在停电的这种情况下,最糟糕的结果是,我们两之中有一个人必须会死。”
  
  “……你就忽悠我吧。” 声音明显没了什么底气。
  
  “中原中也。”太宰治忽然喊着中原中也的全名,语气没了往常的戏谑,“我是认真的。”
  
  “…………”中原中也愣了一瞬,紧接着回过神仔细探究着太宰治的神色,太宰治无比认真而严肃的直视着他,表情没有丝毫作假。中原中也虽然有些不甘,但凭借多年的默契还是听从了他的话,认真的看着太宰治,“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些什么才可以避免这种情况?”
  
  “你到我这边来,我这里有光。这种情况下,按兵不动才是最正确的。”太宰治站起身举起手机,替中原中也照亮他身前的一小块地板,“记住,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动,然后……唔!”
  
  “太宰!?你没事吧!太宰!?你还在原地吗!?太宰!”
  
  没有光了,准确的说是太宰治的手机突然熄灭了。灯光消失前的最后一瞬映入他的眼睛的是太宰治因惊恐而扭曲的神色,紧接着太宰治手一松,手机摔了下去,灯光消失了,他又再次陷入了黑暗。
  
  顾不上太宰治说过的不能动的叮嘱,闭上眼睛适应一会儿后旋即睁开,借着落地窗放进来的月光他俯身摸着地毯拿过手机,很不幸的是手机摔坏了。他低声暗骂了一句把手机扔到一旁,向前摸索着试图找到太宰治,但太宰治似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不见了踪迹。
  
  啧,难不成真的有鬼怪?中原中也暗自回想着太宰治的话——两人中会有一个人死去,这让他心底升起了一丝不安。他绕着太宰治坐过的沙发走了一圈,没有人。中原中也站在原地立了会儿,视线投向窗外,叶片簇拥在一起,在惨白的月光下似是动的更加喧嚣了,凭添一丝风声鹤唳。
  
  “太宰!”中原中也有些慌了神,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消失就消失了?“快出来!我知道你藏起来了!”
  
  “中也……”伴随着一声压抑的呼唤突然有什么重物砸向他的后背,体温冰凉。中原中也打了个激灵,太宰!中原中也暗骂了一句转身手臂发力把人按到地上,双膝跪地跨坐到太宰治身上俯身揪住衣领,刚想质问却发现了不对劲。太宰治双眼无神,瞳孔涣散没有聚焦,任由他动作着没有任何反抗。他定了定神,拍了拍对方脸颊,入手的温度让他有些惊心——太凉了,简直像是……死尸一般。
  
  不会吧,太宰治死了?中原中也感到有些不真切,浑身失了力气瘫坐在太宰治身上,试探般带着些颤抖把手放到太宰治鼻尖下,努力不去想最坏的情况。这般作为最终打破了中原中也最后一丝希望——没有呼吸了。
  
  “……混蛋太宰!”中原中也突然骂了起来,音调有些不稳。他死死盯着太宰治苍白的脸,在月光照耀下愈显苍白,连嘴唇也失了血色,中原中也用力的朝着对方小腹捶了一拳,但是太宰治依旧毫无动静,“你就这么死了?不明不白的死了?你知不知道你欠了我多少瓶红酒?同居这段时间你又欠了我多少房租?你居然也敢死?哪个不长眼的鬼怪居然给你解脱满足你的心愿了?”
  
  “你装死也要有限度!我没时间陪你耗!”
  
  “听见没!太宰?”他揪住他的衣领,太宰治的脑袋随着重力无力的垂向地面,随着中原中也的动作而动作。
  
  好吧,太宰治是真的死了。中原中也有些失神,见鬼的盂兰盆节,见鬼的停电。他捂上自己的双眼深吸了几口气迫使自己接受事实,然后低下头,吻住对方冰凉的嘴唇。道别。
  
  嘀——
  
  家中的电器纷纷作响,灯光突然亮起,刺的中原中也眼睛生疼,他眯了眯眼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来电了。
  
  那又怎么样呢?太宰治,他的恋人,已经死了。中原中也盯着水杯发呆,不想转过头面对事实。

  
  
  “叭——!被我吓到了吧!中也真有趣啊。”一双手突然环住了中原中也的腰身,熟悉又轻佻的声音在中原中也耳边炸响,他被吓到,浑身都抖了一下,连水杯都差点拿不稳了。
  
  “中也的反应真是太好玩了,而且还是一样的蠢笨,我胡乱编的东西居然全信了。”
  
  “你……你骗我!?”中原中也终于反应了过来,所有的悲伤转化为被玩弄的怒不可遏,最后凝聚在拳头上转身挥向了太宰治的小腹,太宰治吃痛,抱着他跌坐在了地上。

  “你居然这么开不起玩笑吗?停电不过是我故意弄的跳闸……中也?”中原中也咬着嘴唇一语不发的瞪着,眼眶似是有些泛红。太宰治意识到自己恋人的情绪有些不对,好像玩大了。于是他收住了轻佻的调侃,抬手把人搂进了自己怀里,下巴轻轻抵住他的发旋,用手揉了揉对方散乱的头发。中原中也赌气般掐住太宰治腰间的肉狠狠的拧着,太宰治倒抽了口气识趣的默不作声,于是中原中也松了手,把脑袋埋到太宰治胸前。
  
  “……我是真的很担心!”中原中也难得坦诚了一回,闷着声音小声的说着,末了又愤愤的补充着似是要找回面子,“要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好好好,听你的。”太宰治叹了口气,安抚着恋人的情绪。不过是想恶作剧而已,顺便还能让中原中也答应他一个条件,没想到中原中也居然当了真。他只觉得又气又好笑,但同时又觉得无比温情。于是他撇了撇嘴,拉长了语调喊着恋人的名字。
  
  “中也——”
  
  “又怎么了!”中原中也把头抬起,恢复了太宰治熟悉的神情,皱着眉不满的瞪视。太宰治勾了勾嘴角,塌下脸作出一副可怜相,开口故作撒娇的语气:
  
  “我的肚子被你打的好痛——挨了你两下拳头呢,帮我揉揉吧?”
  
  “那是你活该!”
  
  “不要啊,明明你之前还无比温柔的吻了我的不是吗,中也?”太宰治捧着中原中也的脸,轻柔的覆上了他的嘴唇,琥珀色的眼底溢满了笑意。
  
  
                                                                         FIN.
  

  *中元节就是盂兰盆节,写到一半百度了下发现是个合家团圆的盛大节日_(:з」∠)_,于是干脆不管了写了个这种东西(。)感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们!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