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川

双黑/杂食/聊天扩列请随意/mamo是底线/画画/瞎写文字/感谢各位天使的喜欢

【新双黑/敦芥】鬼节晚上停电了怎么办

*忍不住用相同题材又写了篇敦芥( _ _)ノ

*照旧甜饼,主敦芥,微量太中

  
  到盂兰盆节了啊。
  
  中岛敦整理好身上的浴衣,端端正正的跪坐在地板上,双手捧起茶杯,微眯着双眼就着蒸腾起的温热雾气小抿了一口,暗自感叹。
  
  盂兰盆节放假真好啊……侦探社的大家也真好啊……
     如果没有在假期旅行的时候遇到港口黑手党一众就更好了。
  
  
  
  用鸡飞狗跳来形容眼前的景象再好不过了。
  
  暂且不提一碰面就会吵架最后演变成爆炸现场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对令人头疼的前搭档兼情侣的如此相处模式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难办的是芥川龙之介,在他正捧着茶和国木田独步讨论着晚餐食材采购的问题时,耳边突然一阵疾风,伴随着地板破碎的声音一只黑兽出现在离他不过一寸的距离。中岛敦暗想着不妙,紧接着清冷的声音直直的扎进他的耳朵。
  
  “人虎!”
  
  中岛敦转头发动异能后退几步戒备着,芥川龙之介浅色的眸子死死盯着他,仿佛他注定是个要丧命在他黑兽下的死人一般。
  
  “芥川!”中岛敦咬了咬牙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这种情况下还要打架吗!”
  
  “咳……这个问题,太过愚蠢。”芥川龙之介抬手捂住嘴轻咳几声,双眼气势不减充满战意,“一定要杀了你……!”
  
  气氛瞬间剑拔弩张,战斗一触即发。中岛敦心想,完了,这个假期注定是过不好的。面对对方瞬间攻进的狠厉攻势,他定了定神,眼神凌厉猛的发力向前挥动虎爪——
  
  “就此停下吧,各位。好好享受假期才是这次旅行的主旨。”福泽谕吉及时沉声阻止,一旁的森鸥外捧着甜品,坐在爱丽丝身旁微笑着出声附和。
  
  “是啊,芥川君,还有中原君,要是打架破坏了旅游的好心情,这可不太好吧?”
  
  “是,首领。”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沉声应到。
  “对不起,社长!”中岛敦收回虎爪带着歉意立刻弯腰鞠躬。
  “所以这次只能放过你了啊,中也。”于是太宰治被嵌入了墙壁里。就你话多。中原中也淡淡的甩下一句话,一脸什么也没发生的表情气定神闲的坐下了。
  
  
  这次盂兰盆节侦探社组织了一场假期旅行,目的地是一个景色宜人,绿水青山的村庄。在晚上还会在山上举行盛大的“大文字烧”活动,盂兰盆舞蹈也是必备的。中岛敦暗自期待着,面带微笑。自己从小呆在孤儿院里,还从未目睹过,有的也只是听着他人的描述罢了。他想的太过专心,以至于没注意到坐在他一旁的芥川龙之介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傻笑的脸。泉镜花坐在中岛敦的另一边,已从良的年幼杀手敏锐的察觉到了灼灼的目光,刚想用手肘撞向毫不自知的白发少年以作提醒,却被与谢野晶子不动声色的扯住,微笑着摇了摇头。
  
  既然和黑手党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同一个旅游地点已成为一种既定事实,两位领导人在做了次简单的交谈后达成一起过节,增进友谊,以保横滨和平的共识。于是两方人员纵使不满的归不满,不情愿的归不情愿(这情绪主要是来自一位黑手党干部和一位热衷自杀的社员),还是坐到了一起,共同享受着也许存在欢愉气氛的晚宴。矮桌上摆放着精致的素斋,双手合十,随着此起彼伏的“我开动了”的声音晚餐总算是有了个平和的开端。暖黄的灯光似是把菜肴衬的更加可口,原本还带着些尴尬与局促的氛围也似是被融化。中岛敦本来对芥川龙之介坐在自己一旁的这种座位安排感到十分不自在,但在对面没停止过吵闹的一对恋人,在泉镜花因太辣而问他找水喝,在国木田对太宰治大声教训的影响之下,他也渐渐放松了身体,甚至询问一旁始终没什么表情的芥川龙之介要不要帮他倒上一杯茶。
  
  “啊……今天是来享受假期的,所以……”中岛敦看着对方略带惊讶的神情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什么,慌乱间连忙补了一句作为自己示好的解释,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一双浅色的眼眸盯的他心里有些发毛。中岛敦刚想放弃自己的提议,芥川龙之介就用清冷的声音朝他抛下一个单音。
  
  “好。”
  
  芥川龙之介收回目光,低头吃着饭,表情有些看不清晰。中岛敦不知为何突然紧张,从一旁拿过茶壶,倒茶时手都带着些颤抖。一定是芥川龙之介自带的低气压,中岛敦暗自安慰着自己,芥川龙之介总是带给他低沉隐忍的感受,使人下意识的就正襟危坐起来,刨去打架,他们还从没这么温馨和平的相处过。中岛敦不禁好奇起这位黑手党疯犬如此执着下不为人知的经历,他直觉那一切会令人压抑又悲伤,但是他突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情绪——或许这情绪早已深埋心底,只是他没发现罢了——他想去了解芥川龙之介,想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执着于一句肯定,想知道为什么一直要勉强自己做些超出自己身体极限的事情。中岛敦胡思乱想着,一时间没注意到茶杯早已倒满,溢出来的滚烫茶水就这么大肆的占领了芥川龙之介的白色衬衫,但中岛敦仍毫不自知的继续倾倒着茶壶。
  
  “……人虎,你是瞎了吗。”芥川龙之介抬手扣住中岛敦的手腕,黑兽夺过了茶壶放到桌上,“太宰先生到底是为什么会认可你?”
  
  “嗯?啊!对不起!”被扣住了手使中岛敦瞬间回过神,对上芥川龙之介略带怒气的双眼更添慌乱,啊……糟糕……怎么会走神呢。中岛敦连声道着歉,慌忙拿过纸巾擦拭着对方的衬衫下摆,抬头时没想到芥川龙之介也低下了头,于是他的脑袋与芥川龙之介的下巴来了个狠狠的亲密接触,芥川龙之介喉间振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完了,自己大概是要死了吧。中岛敦自知理亏,下意识闭上眼等待黑兽的到来,同时全身紧绷戒备着准备发动异能。等待许久没有等来预想中的黑兽,只听见芥川龙之介淡然的话语让他觉得芥川大概是被鬼上身了。
  
  “……没事。继续吃饭。”旋即传来木筷轻碰瓷碗的声音,中岛敦不可置信的睁开眼呆愣了一会儿,被对方瞥过来的一个意义不明的视线给惊回了神,连声道谢。
  
  “谢、谢谢你不介意!”中岛敦弯下身子,琢磨着芥川龙之介今天是怎么了,拿起筷子暗自用余光探究,什么也没探究出来反而被对方抓了个正着,对方出声质问使他尴尬不已。于是他只好收回视线,安心的对付着桌前的晚餐。
  
  干什么啊!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不就是难得好脾气了一回吗!中岛敦为自己的一系列举动感到心烦意乱,抬手拍了拍双颊把那股强烈的情绪压了下去,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嗯?眼前怎么突然黑了?
  
  刚咀嚼完嘴里的食物想再吃一口,视线突然黑暗,中岛敦眨了眨眼睛,在众人的惊呼中反应过来是停电了。
  
  “我去询问下店家情况,大家先坐好。”是国木田独步的声音,然后是开门声,伴着袜子踩踏木制地板的声音。
  “小心别在走廊上遇到归家的幽灵哦国木田君~”是太宰治轻佻的叮嘱,紧接着被肉体撞向地板的声音打断了。
  “真为你的新搭档感到难过。”是中原中也的嘲讽。
  
  好黑。中岛敦努力适应着黑暗,已经能看见物体大致的轮廓了。身边的人好像突然缩了缩,中岛敦转头,看见芥川龙之介苍白侧脸,因为突然停电感到不满而拧起的眉头,右脸颊因含着食物微鼓,微微动着正在咀嚼。突然间好像被噎到了似的,伸手拿起方才他倒好的茶递至唇边喝了一口,于是鼓在右脸颊的食物随着喉结的滚动咽了下去。中岛敦不知为何看入了迷,那股被强压的情绪又再度复苏,身体不自觉慢慢凑了过去。
  
  “人虎,靠太近了。”芥川龙之介突然转头,眼底快速的略过了一丝惊喜的情感,旋即恢复正常,冷淡的看着慢慢凑近的白发少年。
  
  “啊?啊!我……我有东西掉到你这里了……!我不是故意的!”中岛敦迅速退回原座,双颊通红,心跳快速鼓动仿佛都能被人听到一般。他感受着自己身体奇怪的反应,突然明白了什么。
  
  是喜欢啊。
  
  迟钝的白发少年恍然大悟,抓着自己的衣角用余光偷偷的窥探着芥川龙之介的动静。芥川龙之介依旧沉静,在黑暗中一口一口的吃着饭,中岛敦内心躁动着,带着总算明白自己心情的兴奋,突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停电了啊。大家都看不清啊。
  鬼节的话,不管发生什么都可以推脱给幽灵吧。
  
  中岛敦屏住呼吸,再次慢慢、慢慢的靠近,芥川龙之介这回可能是吃的太过专心,中岛敦离他身边不过一寸的距离,他竟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中岛敦暗自给自己鼓了鼓士气,浑身因紧张而颤抖,闭上眼将嘴唇凑了过去,轻轻的贴上了芥川龙之介的脸颊。
  
  好凉啊。中岛敦感慨着迅速推开。芥川龙之介奇怪的一动不动,像是一尊雕塑,什么也感受不到一般。
  
  来电了。
  
  中岛敦平复像是连吃了一百碗茶泡饭般兴奋的心情,不断的深呼吸,死死盯着眼前的饭菜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故作平静的拿起筷子,但涨红的脸色还是引起了泉镜花的注意。
  
  “你没事吧?”泉镜花担心的询问着,“你的脸很红,是发烧了吗?”
  
  “没没没没事!”他挤出微笑,希望芥川龙之介千万别注意到他才好。但是很快这个希望破碎了。
  
  “人虎。”随着芥川的声音中岛敦觉得那一瞬间他的心脏差点被吓到骤停,知道自己躲不过于是战战兢兢的转过头,眼神闪躲。
  
  “你是被幽灵附体了吗?”芥川龙之介的声音依旧冷淡,中岛敦愣了愣,忙不迭的嗯了一声,松了口气抬起头,又愣住了。
  
  芥川龙之介苍白的脸颊带着点不明显红晕,和他说话时甚至都没有转头看向他,只是侧着身子,看着眼前的菜肴。
  
  啊,真是个愉快假期。中岛敦看着芥川龙之介心想着,鼓起勇气,轻轻牵住了对方的手。
  
  
                                                             Fin.

*写惯了太中老夫老妻模式敦芥的暗恋小心思写起来有些找不到感觉_(:з」∠)_难看致歉!

*感觉写的和鬼节没有任何关系(。)

*停电了怎么办?当然是偷偷吧唧自己喜欢的人啊!

*ooc致歉!感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们!

评论(5)

热度(55)